保时捷女开车违规,反倒扇别人耳光,错的人为何更“有理”?,上调头时与另一辆车男司机发生争吵,并上升到肢体冲突。 据悉_ 开原信息港
首页 > 保时捷女开车违规,反倒扇别人耳光,错的人为何更“有理”?,上调头时与另一辆车男司机发生争吵,并上升到肢体冲突。 据悉 > 正文

保时捷女开车违规,反倒扇别人耳光,错的人为何更“有理”?,上调头时与另一辆车男司机发生争吵,并上升到肢体冲突。 据悉

来源:路上读书 | 2019-08-01 07:06:50

2019年7月30日,在重庆渝北,一女子开红色保时捷在马路上调头时与另一辆车男司机发生争吵,并上升到肢体冲突。

据悉,该女子想在斑马线处调头,结果造成两边直行车辆拥堵,引起直行司机抱怨。

原本是女子没有遵守交通规则,未按规定调头才导致路况堵塞。想不到该女子竟然下车与男司机争吵理论。一气之下,女子还扇了男司机耳光;出于自卫和条件反射,男司机也回掌了。

男女做人爱视频打不开 男女做人爱视频打不开

展开全文

男女做人爱视频打不开

“平安重庆”发布的视频称,该女子驾车未按规定调头,罚款200元,驾车戴帽、穿高跟鞋等妨碍安全行车的行为,扣2分,罚款50元,双方就纠纷达成调解协议。

事件经过发酵后,男司机出来道歉:

“只是今天碰到了,天气又热,大家都有点脾气,我们都有一点冲动、过错,我也确实打了她,在这里向对方说声对不起”。

原本是女司机没有遵守交通规则,反倒是第一个跑出来问责别人,还出手打人。相信这种死不认错的做法,很多人都不陌生吧?

虽说是个人都会犯错,可是大家回想下,你上一次承认自己的错误是什么时候呢?出了问题,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往往不是找原因,而是拼命找借口说“这事儿不怪我”。

为什么当错误发生,我们人总是会下意识地把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,或者是找一些外部原因,偏偏就是不承认是自己的问题呢?根源就在于自我辩护的心理。

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?今天路上读书给大家带来的这本书《错不在我》,作者就从心理学的角度出发,分析了这种现象的成因、表现和后果。不论是个人、国家还是社会,都在不知不觉当中进行自我辩护,也同时在遭受它带来的不良影响。

1.认知失调是自我辩护的原动力

我们每个人都有做错事的时候,或者说明知不该做的事,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。比如得了高血压高血脂,医生让你吃得清淡点,可你就是管不住嘴;再比如,明知道吸烟对身体不好,还是忍不住饭后来一根。

犯错之后,你一般会怎么做呢?是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做错了,还是找各种理由和借口为自己辩护呢?不出意外,你和大多数人一样,都会不假思索地选择自我辩护。

为什么会这样呢?社会心理学家利昂·费斯汀格认为,自我辩护的原动力是人类内心的“认知失调”。也就是说,当我们心里的两种念头发生冲突的时候,就会觉得特别不舒服,为了缓解这种难受的感觉,大脑就会开始各种找理由。

举个例子吧,如果你一边想着减肥,一边又嘴馋,想跟好朋友出去搓一顿,这两个想法当然有冲突,大脑起冲突,认知失调随之而来。为了让自己没那么纠结,我们的本能反应就是找个理由:哎呀这个星期工作太累了,好不容易到了周末,我应该好好犒劳自己!就吃一顿不要紧的!

自我辩护也有好处,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维持我们的自尊。假如你突然意识到,原来你每天会犯那么多错,做那么多不该做的事,你是不是就会陷入无尽的愧疚和自责中,那还怎么继续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呢?所以,从这个角度来说,自我辩护对我们还是很有作用的。

不过,在大多数情况下,人们的自我辩护都是过度的,这种找理由的行为不仅会阻碍我们分析问题背后的真实原因,还会妨碍我们从错误中吸取教训。想一想,要是大家能不再为不良的生活习惯找各种借口,我们的身体一定会健康不少。所以说,我们应该有效控制自我辩护,特别是过度自我辩护,怎么做呢?关键是找到自我辩护是由什么控制的。

2.证实偏差让自我辩护轻而易举

我们刚才说到,人们会通过自我辩护来减少认知失调带来的痛苦。有些朋友可能会不以为然:我可是很清醒、很理智的人,那些一看就是自欺欺人的幼稚借口,我才不会犯呢!

可是你再理智,还是逃不了大脑的控制,我们的大脑会利用两种主要的手段,来让本来头脑清醒的你,对自我辩护的蹩脚借口深信不疑。

我们先来说说第一个手段:证实偏差。也就是说,大脑会选择性地吸收外界的信息,对于支持自己想法的信息,我们会更容易接受,而对于跟自己想法不一致的信息,我们会选择忽略甚至是拒绝。

科学家做过这样一个实验:他们找来两组人,一组人支持死刑,另一组人反对死刑。科学家给他们看了几篇论文,这些论文有的赞成死刑,有的建议废除死刑,而且都有详实的论据。接着,参与者需要对论文进行评价。结果发现,他们会把跟自己立场一致的论文牢记在心,称赞它们水平高;至于跟自己看法不同的论文,则会鸡蛋里挑骨头,抓着一些小错误不放,以此来贬低文章的可信度。

你也许觉得,这没啥大不了的啊!注意,不要小看了证实偏差,它不断积累很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。本书作者把这种现象叫做“决策的金字塔”,在金字塔的顶部,两个道德选择之间可能只有很细微的差别,但是在为自己的行为不断辩护的过程中,我们会在潜意识里不断肯定和强化之前的选择,就好像从金字塔的两侧往下滑,到金字塔底部,选择就出现了巨大的差异。

我们举个例子,在考试的时候,所有学生都面临着一个抉择:遇到不会做的题,要不要作弊?我们会发现,选择作弊的学生往往会在事后拼命地自我辩护,比如说“那么多人都作弊,我还老老实实做题的话也太不公平了!”,甚至还有人觉得“不作弊的人不是因为不想,而是没那技术和胆子!”

在这样自我辩护的过程中,作弊这个本来不合理的行为变得越来越可以接受。长此以往,很多其他不道德的行为也会被合理化,最终,一个正直的人就会慢慢堕落成一个没有道德的人。俗话说“勿以恶小而为之”,背后就是这个道理。

3.记忆是自我辩护的历史记录

除了证实偏差以外,我们的大脑还有一个自我辩护的手段,那就是通过记忆。来问问大家,你觉得自己的记忆可靠吗?你记得的东西都是真的吗?很多人的反应肯定跟我一样:那当然啊!

然而,科学研究早就发现,记忆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可靠。

首先,我们会为了眼前的利益而歪曲记忆。比如有一位叫拉夫·哈伯的心理学家,他很喜欢讲述自己是如何不顾母亲反对,放弃本地大学,毅然选择去斯坦福的故事。多年以后,哈伯发现了一些当年和母亲的通信,这才意识到,原来,当时母亲是鼓励他去斯坦福的,而他自己想留在本地。你看,为了保持“自己很独立”的想法,哈珀改写了记忆。

我们的大脑不仅会改变记忆,甚至还会无中生有地编造记忆。换句话说,一些你自以为真实的事情,可能压根就没发生过。

比如在美国,有上百万人坚信自己遇到过外星人,不少人还能描述出当时的细节。然而科学家发现,这些人“看到”外星人的时候往往都处于极度疲劳的状态,比如时差反应、长途驾驶等等。在这种状态下,有30%的人会经历“睡眠瘫痪”,也就是我们平时说的“鬼压身”——人的意识已经清醒,可以看到周围的环境,身体却不能动。

在经历睡眠瘫痪的人当中,又有5%的人又会经历“清醒梦”,就是说你在做梦的同时能看到周围的真实环境,因此会觉得梦里的东西好像真的在发生。虽然这段经历是假的,但大脑却有可能信以为真。如果再加上我们之前说过的证实偏差,选择性地看新闻的话,可能就会觉得:全国有那么多人都见过外星人呢!肯定是没错了!

既然记忆这么不靠谱,我们怎样才能鉴别“亲眼所见”和“亲身经历”的真伪呢?答案是交叉考证。

比如一位叫宾札民·维尔柯米尔斯基的音乐家曾经出了一本书,记录自己童年在纳粹集中营的可怕经历,这本书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关注度和名望。然而历史学家经过多方考证,发现书中的很多描述都不符合当年集中营的实际情况,最终证明,威尔克米尔斯基的这段经历根本就是虚构出来的,可怕的是,连他自己都信以为真了。

你看,我们的大脑不仅能选择性地接收信息,还能改写和编造记忆,这些都让自我辩护变得更加容易。

4.承认自己的错误才能不断成长

我们到底该如何克服自我辩护,开始勇敢承认错误呢?本书作者提出了几个小建议:

首先,要清楚认识到自己的自我辩护行为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自我辩护几乎是本能反应,根本意识不到,更别说改变了。幸运的是,在了解这本书的内容之后,相信大家已经对自我辩护有了更深入的了解。

第二,要明白承认错误并不是愚蠢和脆弱的表现,而是吸取教训,取得进步的大好机会。

比如说,科学家们发现,亚洲儿童的数学能力普遍比美国同龄人的强,为了弄明白这背后的原因,有心理学家在上世纪进行了一项研究,对比了美国、中国和日本的教育方式。

他们发现:美国的孩子觉得犯错非常羞耻,所以不愿意在小伙伴面前解答比较难的数学题;而在亚洲,孩子们往往都是先犯错,然后通过改正错误来学习。大家回忆一下自己小时候,是不是被老师叫到黑板前面做题呢?要是做错了印象肯定特别深,以后基本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。

最后,要用开放的心态接受别人的批评,以及自己可能犯错的证据。毕竟,谁不喜欢自信坦诚、知错能改的人呢?

通过今天这本书的讲解,大家应该对自我辩护的成因、方式有了更全面的了解。人们自我辩护的原动力是想法冲突带来的认知失调,为了避免认知失调引发的痛苦,大脑会利用各种方式来推卸责任,包括心理偏差,以及改写和编造记忆。

然而,对错误视而不见甚至拒不接受,会给个人和社会带来消极的后果。如果能用我们上面说过的方法试着认识和承认自己的错误,就能更好地化解矛盾和冲突,同时从中收获宝贵的财富,让自己不断成长。

编辑|凉山

排版|凉山

路上读书: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。

最近更新

相关文章